馆藏精品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档案文化 >> 馆藏精品

六张四野军事地图 揭密荆门解放历程

发布日期:2007-04-12 浏览次数:1394次
荆门全境何时解放?解放沙洋、马良、后港等地的是哪个部队?1949年上半年,荆门发生过哪些重大军事行动?4月2日下午,荆门市档案馆征集的六张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军事地图与记者见面,使这些长期困扰荆门史学界的谜团逐一变得清晰起来。
  这批地图共6张,比例尺均为五万分之一,除一张用侵华日军编制的军事地图拼接外,其余均为1938年7月制版,1949年4月由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军区司令部翻印,分别是荆门、沙洋、京山、潜江、江陵及荆门城南各集镇。具体内容如下:
  第一张为军事侦察图,用6张日本昭和十三年(1938年)制作的军事地图拼接。纵82厘米,横152厘米。图中除荆门城及城北外,其它各地如团林、曾集、沈集、沙洋、马良、石牌、永隆等主要集镇,全部用红笔大写。图的背面编号为88号,还有旧口1515、永隆1516、马良1615、沙洋1616、团林铺1715、建阳驿1716的数字编号。显然,这是一张1949年4月荆门境内尚未解放或拉锯战地区的分布图,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四野重点侦察和需要解放的地区。
  第二张为“荆门”图。纵46厘米,横100厘米,右上角有“荆门5090湖北省荆门县、钟祥县”字样。图中荆门至子陵、荆门至钟祥等道路均用红色标出,表明是汽车可通行的道路。在荆门县城用红字标注:“城高六米,厚上部四米,下部六米,砖制城门五座”。这是民国以来,首次对荆门城墙的具体描述。在荆钟道路间,标注有“安陆——荆门间是低连山地、坡状甚多”。在钟祥文集至石牌的道路上,标有“要侦察”字样。
  第三张为“沙洋”图,纵84厘米,横106厘米,图中掇刀石至建阳驿、掇刀至沙洋道路均用红线标出。掇刀至石牌公路要“要侦察”,沙洋至后港“要侦察”。图中沙洋镇已用红铅笔圈住,表明沙洋战斗刚刚结束,已被解放。马良镇被红圈包围,解放军已向钟祥石牌的瓦瓷滩方向前进。地图上红蓝箭头在此交汇,表明中国人民解放军与国民党军队的激战发生在瓦瓷滩,解放军主力由太山庙向瓦瓷滩挺进,并形成合围之势。国民党军队派飞机助战,并空投了空降兵。瓦瓷滩战斗结束后,解放军又大兵压境,一举解放了石牌镇。很显然,这张地图是四野在解放沙洋、马良、石牌等战斗中的实用军事地图。
  第四张图为“潜江”图。纵84厘米,横106厘米。右上角有“潜江(7080)湖北省潜江县、荆门县、天门县、京山县、沔阳县”文字。荆门的李市、新城、借粮湖等地区,分布在地图左侧。在借粮湖堤埂上注有“距河二三百米之,小堤可通行,两侧除夏季可通行”的提示。在中间标有“沙洋镇——潜江地形概况:汉水沿岸地区广大肥沃,因汉水常常泛滥而多荒废。汉水两岸有良好大堤,成为该地最好交通路。雨季及泛滥时不易通过”。此图应当是四野解放沙洋后准备向沙市、江陵进攻的地图。
  第五张图为“京山图”,并标明了应城县和安陆县的部分地区。由于京山县城西北的广大地区解放军不涉足,所以图的左上方是空白。图中宋河至罗店等地道路用红线标出。据史料分析,此图应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由汉宜公路经京山向沙洋、十里铺进军的行军路线图。
  第六张图为“江陵图”,但主要部分是荆门的后港、拾迴桥和十里铺及长湖等地的地形图。图上十里铺至江陵、十里铺至沙洋等均用红线标注。图中有“沙市——十里铺并行汽车道路尚需侦察”提示。在荆州城边,还标有国民党军队的弹药库、油库的位置。根据资料分析,此图应是四野第49军在解放荆门后港、拾迴桥和十里铺后,准备向沙市和江陵进攻用的地图。
  六张四野军事地图征集后,我们查阅了大量资料,并请沙洋县原党史办主任、市档案局特约研究员张德宝同志做了大量的走访工作,初步确定这批地图是四野第49军使用的,并掌握了当时的一些情况。1948年6月1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江汉军区独立旅攻克了京山县城,京山全境解放。随后,江汉军区独立旅向钟祥挺进,于6月22日解放钟祥县城及汉水以东大部分地区。1949年2月3日,江汉军区完成对荆门的合围之势,于2月4日拂晓发起荆门战役总攻。经过三天激战,共歼灭国民党79军及6个保安大队共8980人,其中活捉79军军长方靖及官兵7616人。至此,荆门城及城北广大地区解放。但荆门城南的沙洋、李市、后港、拾迴桥和十里铺及钟祥石牌等仍为国民党军队控制或处于拉锯战状态。此时,从荆门县城侥幸逃跑的原国民党荆门自卫队总队长刘黎辉,于4月1日在江陵担任了荆门县流亡县长,并成立了城东、城南两个指挥所,后又调整为沙洋、后港、十里三个区。这帮残匪在荆门城南不仅强征暴敛,乱杀无辜,而且经常派人骚扰我解放区。
  1949年5月至7月,在荆门及其周边的土地上,共产党军队和国民党军队正在开展一场斗智斗勇的生死较量,上演一出决战决胜的历史话剧。担任国民党华中剿总副司令兼第14兵团司令官的宋希濂制定的作战方针是:以主力防守长江南岸,竭力阻止解放军渡江;以有力部队守备沙市、宜昌两大据点,非万不得以不得放弃。同时,命部队占领当阳、远安,并搜集荆门及襄樊方面解放军的情况,梦想策动华中局部反攻。当时,我军的情报工作开展极其出色,宋希濂的行动很快被我军掌握。四野司令员林彪决定在荆门城布下一个“口袋”,全歼宋希濂部,并下达了作战部署:据可靠密息,宋将全力向我荆门、当阳之线发动攻势,该敌将集中14到18个师的兵力,6月底在宜都、宜昌及以南集中完毕,7月初向荆门、当阳、沙洋地区发动攻势;我军应全力准备乘此良机,全部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并乘胜渡江;我13兵团全部及39军、46军、41军等部,皆须准备参加此次战役;我38军应准备当敌人进入荆门时或进入后半天至一天时,大胆穿插到荆门以南及西南一带,将敌退路切断,尽量吸引敌人增援。我49军待38军业已或快要插到荆门以南时,即应在沙洋方面突然渡河,向建阳、团林铺之线前进;49军应在沙洋、马良各架一座浮桥。接到命令后,各部队在13兵团司令员程子华统一指挥下,在汉江北岸的京山、钟祥、宜城、南漳秘密集结。湖北省军区独立1、2师则在当阳、荆门城南地区诱敌深入。荆门大歼灭战的关键在于宋希濂部是否北上,占领荆门。6月25日、26日,宋命令第2军渡江北进,28日部分部队占领当阳。7月6日部分部队占领远安。7月7日,宋获悉我军已在沙洋方面集结重兵后,即改变计划,不再向荆门前进,只派小股部队向当阳、远安以北地区进行游击活动。敌变我变,根据上述情况,四野决定不再等敌人进占荆门,即刻发起进攻,攻占沙市、宜昌,歼敌于长江以北。
  在此之前,49军军长钟伟和参谋长王匡率145师第433团,146师第437团、438团,147师第439团和440团奉命经汉宜公路西征。6月28日,部队在沙洋、马良架起浮桥,强渡汉江,在汉水沿线与国民党军队展开激战,消灭了驻守沙洋、马良、石牌等地的国民党军队。随后49军以风卷残云之势,迅速解放了李市、后港、拾迴桥和十里铺。7月11日,荆门全境解放。随后,49军在荆门城南完成了对沙市和江陵的攻城准备工作,并于7月14日至16日对沙市、江陵发起总攻,两城解放。
  这批军事地图的出现,是一份不可多得的珍贵史料,也是一个重大的发现。首先,它揭示了荆门历史上的许多史实。如关于荆门解放的时间,县城是1949年2月6日解放,而荆门全境解放应是1949年7月11日。又比如,关于解放荆门的部队,解放县县城及城北的参战部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江汉军区,而解放城南的部队主要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9军,后者过去鲜为人知。还有,1949年6月至7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曾部署重兵,决定在荆门城展开一个诱敌深入的“口袋”歼灭战,只是由于情况变化而改变,等等。其次,它为我们发扬我党我军光荣传统、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建设和谐荆门提供了重要素材。第三,这批地图对于研究荆门及周边地区的人文、地质、地貌和地名也有重要参考价值。它将在荆门的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中发挥积极作用。                             (明成)